裝機小說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都市生活 > 月牙村吳彥祖
月牙村吳彥祖李子安余美琳小說_月牙村吳彥祖小說章節

月牙村吳彥祖李閑魚

主角:李子安余美琳
精品小說《月牙村吳彥祖》是李閑魚最新寫的一本都市生活類型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子安余美琳,內容主要講述:軟飯也是飯,但得講究個吃法。山村贅婿李子安偶得西周方士姬達的傳承,大惰隨身爐傍身,醫、卜、星、相樣樣精通,要風得龍卷,要雨發大水。他吃軟飯,那姿勢講究可就大了。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9-30 14:46:35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余美琳說道:“孩子叫李小美,你的姓,我的名?!?/p>

李子安強忍著心中的怒火:“你是想讓我相信她是我的孩子嗎?”

余美琳淡淡地道:“我知道你在誤會什么,可是她的確是你的孩子,你要是不相信,你可以帶還在去做親子鑒定?!?/p>

李子安怒極反笑:“我們結婚四年,我連你的手都沒有牽過,你跟我說孩子是我的?”

“你還記得嗎,四年前我們結婚的那天晚上,你喝醉了,我把你睡了?!?/p>

李子安的腦袋瓜子里嗡的響了一下,當機了。

結婚的那天晚上他的確喝醉了,第二天醒來余美琳已經走了。

他和她做過嗎?

他一點印象都沒有。

“那天晚上恰好是我的危險期?!庇嗝懒盏恼Z氣平平淡淡,仿佛在說一件與她無關的事情,“然后我就懷孕了,生下了小美?!?/p>

李子安沉默了好半響才說出一句話來:“你為什么不告訴我?”

“告訴你又有什么用?”

李子安氣道:“我是孩子的父親,可孩子都三歲了你才帶回來給我看,你反問我告訴我有什么用,你什么意思?”

余美琳淡淡地道:“我有很多事情瞞著你,可不只這一件?!?/p>

李子安差點被這句話氣倒在地。

余美琳接著說道:“我們余家是一個很大的家族,我的父親是余泰山,他是大江集團的董事長,那是一個家族企業,董事會成員都是余家的人。我的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父親續弦娶了一個女人,那個女人又給他生了一個兒子……”

李子安這還是第一次聽她說岳父岳母的事,感覺像是在聽故事。

“四年前,我父親病倒,家族里的人爭權奪利,我臨危受命出任董事長,可是按照余家的規矩,掌舵的人必須是成家立業的人,所以我需要一個丈夫,所以我就跟你結婚了。為了讓他們相信并無話可說,我硬著頭皮睡了你,然后生下了小美。那樣一個環境,你說我告訴你有什么用?”余美琳看著李子安,眼神還是那么平靜。

李子安苦笑了一下:“為什么是我?”

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說道:“因為你淳樸,不會覬覦我們家的財產,另外我看過你,你長得好看,當時我又沒有更好的選擇,所以就選擇了你?!?/p>

李子安:“……”

淳樸什么的在這個時代差不多都是一個貶義詞了。

聽她說了這許多,她跟他結婚就只是因為他長得好看,而他的身上似乎就這一個優點入了她的法眼。

“對不起,隱瞞了你這么久,也謝謝你照顧了奶奶四年?!庇嗝懒盏难凵窭锝K于閃過了一絲愧疚。

李子安的心里本來很氣,可見她道歉和致謝,他心中的火氣消了大半,離婚的念頭也沒了。

孩子都三歲了,怎么離?

他很小的時候父親就離世了,他知道父親對于一個孩子的成長有多么重要,他不想讓他的孩子在沒有父親的環境里成長。

“那你又為什么今天告訴我這些,還把孩子帶回來了?”李子安問了一句。

余美琳說道:“我父親康復了,我估計董事會很快就會解除我的職務,我有很多事情要做,我沒法再照顧孩子,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,而孩子也需要父親的陪伴,所以我這次回來是要帶你和奶奶返回魔都?!?/p>

李子安的心中泛起一絲苦澀,敢情他在她的眼里就只是一個保姆,存在的價值就只是照顧她奶奶和孩子。

不過他倒也有自知之明。

他一個農村人,連大學都沒讀過,跟她就等于是兩個世界的人,如果不是因為孩子的原因,她恐怕根本就不會考慮跟他一起生活吧。

這婚姻從一開始就是一個交易,沒有半點感情基礎。

“你去收拾一下吧,然后我們就走?!庇嗝懒照f。

李子安猶豫了一下才點了一下頭,轉身去屋里收拾東西。

他也沒什么好收拾的,就拿一只背包裝了幾件換洗的衣服,**襪子什么的。他舍不得那些從山上采回來的食材、藥材,想帶走,可想了一下還是放棄了。那些食材、藥材都能買到,他這是要坐直升機離開,帶上那些東西會惹人笑話。

他都是當爸爸的人了,他要給孩子塑造一個光輝的形象。

他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,李小美在院子里摘花,余美琳和林勝男不在,昆麗在旁邊看著。

她辦事的速度還真快,這就回來了。

李子安看著李小美,眼神有些發呆。

林勝男說李小美長得像她媽媽余美琳,可是他卻從李小美的臉上看到了他的影子。

畢竟,帥是一種很強大的基因。

李子安走了過去,笑著說道:“小美,讓爸爸抱抱好嗎?”

李小美仰頭看著李子安,奶聲奶氣地道:“你都不告訴我火星有沒有花花和蝴蝶,我不要你抱?!?/p>

李子安蹲在了李小美面前,難掩心中喜悅:“那爸爸就告訴你,火星上沒有花花也沒有蝴蝶,地球才有,火星也許有煤炭,但是爸爸沒在火星上挖煤?!?/p>

“那你去干什么了?”

李子安想了一下說道:“爸爸跟一個老神仙學本事,一學就是好幾年?!?/p>

李小美的大眼睛里頓時露出了崇拜的神光:“哇,爸爸好厲害啊,你會變巧克力嗎,你給我變一堆出來好不好?”

李子安的腦袋又哐當一聲當機了。

“變一塊也行?!崩钚∶澜档土藰藴?。

“爸爸回頭給你變一堆巧克力,來爸爸抱抱?!币膊坏壤钚∶来饝?,李子安一把就將李小美抱了起來。

小家伙沉甸甸的。

都說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,以前李子安體會不到,現在體會到了,抱著李小美的感覺真的很奇妙,就像是冬日里的暖陽一樣讓人舒服。

“小美,要不要爸爸舉高高?”李子安很想討到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女兒的歡心。

“什么是舉高高呀?”李小美烏溜溜的大眼睛里滿是新奇的神光。

李子安雙手將李小美高高的舉了起來,然后又放下來,再舉上去,樂此不疲。

“咯咯咯!”李小美笑個不停,那笑聲銀鈴一般清脆。

站在旁邊的昆麗說了一句:“你小心一點,不要摔著孩子?!?/p>

李子安停了下來,卻舍不得將孩子放下來,仍舊抱著她,他對昆麗說道:“她是我的女兒,我當然會小心?!?/p>

昆麗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嫌棄。

李子安也不在乎,如果他在乎別人的看法,這些年他恐怕早就累死了。

李子安變著戲法的逗孩子玩。

李小美平時哪有人跟她玩,難得有人跟她玩,很快就跟李子安打成了一片,咯咯笑個不停,開心得很。

“不是我潑你冷水,你將面對的環境很復雜,那些人勾心斗角,一個比一個陰險,你能適應嗎?”昆麗又跟李子安說了一句話。

李子安淡然一笑:“我又不是什么嬌生慣養的人,有什么環境不能習慣?只要能跟小美在一起,什么環境我都不在乎?!?/p>

“你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?!崩愓f。

李子安說道:“是你把問題想復雜了?!?/p>

“你的岳母高盛美是個陰毒的女人,她身邊的人都很厲害,你有什么能力保護好美琳和小美?”昆麗的眼神中還是藏著一絲嫌棄。

一個種田照顧老人的農村青年有什么能力?

第一次見面,李子安本來沒想把氣氛弄得這么僵,可是這個昆麗有點過了。

李子安笑了笑:“昆小姐,不如我給你看個相吧?!?/p>

昆麗微微愣了一下,訝然地道:“你還會看相?”

李子安淡淡地道:“略會點皮毛,要不試試?”

昆麗嗤之以鼻:“不務正業?!?/p>

李小美說道:“小麗阿姨你試試嘛,我爸爸跟老神仙學過的,讓他給你變巧克力,我們五五分?!?/p>

李子安:“……”

昆麗瞅了李子安一眼,淡淡地道:“試試就試試,不過你最好帶點智商來忽悠我,不然我更看不起你?!?/p>

李子安將精神集中了起來,大惰隨身爐浮現在了腦海之中,爐身上每一個符號,每一個圖案都綠芒閃爍,神秘而又神圣。

意念之所指,秘法之所至。

李子安的視線里,昆麗還是昆麗,可他的腦海之中呈現出來的卻是被“解剖”的面孔,額頭是額頭,眼睛是眼睛,鼻子是鼻子,面頰是面頰,甚至連人中和嘴唇都是分開的,且每一個部位都有秘法衡量。

這就是封印在大惰隨身爐之中的看相的秘法,剖相術。

別家的看相就只是看個皮毛,就等于是體表檢查。封印在大惰隨身爐之中的剖相術卻是核磁共振,徹底掃描!

見李子安只是直盯盯的看著自己,也不說話,昆麗冷笑了一聲:“裝什么神秘,你根本就不會看相對不對?”

李子安這才開口說道:“丁丑年七月初七生,也就是1997年的人,你命里背三七,一七去一魄,你不是長壽之人?!?/p>

昆麗驚怒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,還有,你咒我???”

李子安沒理她,接著說了下去:“你鼻梁高挺,這本是好財根,可你鼻骨有節,這又是克夫之相。你是未婚之女,卻眉有情痣一點開,你是不是交過男朋友,而他已經不在了?”

昆麗目瞪口呆。

李子安探出一手,淡淡地道:“你在我手掌上隨便畫畫,我說好你就停下?!?/p>

昆麗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伸出一根指頭在李子安的手掌上隨便畫了畫。

她從來沒有見過李子安,更沒有給李子安看過身份證,可李子安卻一口說出了她的生日。這還不算,他甚至算出了她曾經交過一個男朋友并且離世了。而那段傷心的往事,她就連余美琳都沒有說過!

“好了?!崩钭影矊⑹终瓶s了回來。

昆麗直盯盯的看著李子安,眼神很是復雜。

“你在我的手上畫了一朵桃花,你的桃花運就要來了?!崩钭影舱f。

“胡扯!”昆麗覺得她被調戲了。

李子安不以為意,又說了一句:“另外你在我的手上畫了一坨屎,我看不出是什么屎,但你必然會踩屎?!?/p>

“胡說八道!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?你一定打聽過我,你最好不要讓我知道你有什么壞心眼!”昆麗拔腿就走,她要去問問余美琳有沒有跟李子安提說過她。

李子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他算得準不準從她的惱羞成怒的反應里就能看出來,又何必畫蛇添足的去求證?

他又將李小美抱了起來。

李小美奶聲奶氣地道:“爸爸,小麗阿姨真的會踩屎嗎?”

“??!”昆麗忽然一聲尖叫,整個人就像是踩中了地雷一樣一動不敢動。

一團黃黃的東西從她的鞋底往兩邊溢了出來。

她真的踩到屎了。

那是一坨狗屎。

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狗跑進來拉了一坨,偏偏就被她踩中了。

“爸爸好厲害呀!”李小美拍著小手叫好。

昆麗回頭看著李子安,那眼神就像是看見了鬼一樣。

李子安忽然感覺有點頭暈。

這剖相術竟然如此耗精力,真是小秘法大功耗??!

看來以后得慎用。

昆麗在花池里清理掉了鞋子的狗屎,可腳上那股味兒卻讓她自己都嫌棄自己。

李子安忍得很辛苦才沒有笑出來。

“是我自己不小心,不是你算得準!”昆麗氣呼呼地道。

李子安笑著說道:“我又沒有收你的相金,準不準你自己知道,這事就揭過了,不要再說了?!?/p>

這時余美琳和林勝男從房間里走了出來,余美琳的手里拖著一只行李箱。

昆麗上前去接過了余美琳手中的行李箱,她的嘴唇動了動,似乎想問余美琳是不是跟李子安提起過她,但最終沒有開口。

余美琳說道:“子安,孩子給我抱吧?!?/p>

李子安舍不得,卻不等他說話,李小美就搶著說道:“我就要爸爸抱?!?/p>

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。

林勝男呵呵笑道:“還真是親生的,一來就黏上了?!?/p>

余美琳的嘴角也浮出了一絲笑容:“那我們走吧?!?/p>

“爸爸,我要騎馬馬?!崩钚∶勒f。

“好叻,爸爸給小美當馬馬?!崩钭影矊⒗钚∶婪诺搅瞬弊由?,一雙手小心翼翼的抓著她的一雙小腳,一邊走一邊學馬叫,“嘶咻咻,嘶咻咻!”

李小美擰起李子安的耳朵,然后湊到他的耳邊悄聲說道:“爸爸,你給我變巧克力好不好,我不當著媽媽的面吃,她不會知道的?!?/p>

李子安:“……”

孩子,你跟巧克力有多大的仇???

片刻后,一架直升機從月牙村飛起,快速遠去。

全村的人都眼巴巴的望著。

月牙村吳彥祖真的去吃軟飯去了,而且還是直升機接走的。

小說《月牙村吳彥祖》 0008章 妻子的秘密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南粤风采好彩1 炒股赚钱吗 能赚多少钱 青海11选5查询 福彩30选5奖金多少 007真人博彩公司 广西福利彩票快十玩法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85 北京快三一天多少期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