裝機小說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穿越重生 > 坑作者系統
《坑作者系統》拓跋余柳墨卿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坑作者系統落離九霄殘

主角:拓跋余柳墨卿
主角叫拓跋余柳墨卿的小說叫《坑作者系統》,它的作者是落離九霄殘寫的一本穿越重生類型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本就有心理障礙的男主拓跋余,再遇到創造他的作者柳墨,也就是后來他的假師尊柳墨卿,會被感動而改過自新嗎?柳墨:如果人間等不到你,書里找不到你,那我就要去冥界碰碰運氣了。拓跋余:你是誰?你自己說的清嗎?*重生走系統*拓跋余X柳墨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1-02 14:49:35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這邊拓跋余和柳墨在夢境中計劃好一切不過一柱香時間,而在現實中,兩人已昏迷了半天有余。

在拓跋余暈過去的一瞬,柳晦觀就通知了玉無虛。事關重大,玉無虛當機立斷封鎖了消息。

于是,青犀門上下二十來峰,唯有雪雅峰和慧烊峰未參加此次下山試煉。

制藥堂中,柳晦觀將青犀門頂尖的幾位醫師召集在一起,跟他們說著什么。

“這……這種癥狀怕是下不去手啊,畢竟現在他們都暈倒了,也就沒人知道他們來這里前發生了什么啊?!?/p>

“是啊,柳師伯是因為低燒昏迷,可是這低燒的原因……”

“而且照我看來,余師兄的傷勢更重,內外傷交加,但是若是不知他是因何受的內傷,我們也是有心無力啊?!?/p>

……

幾人烏泱泱的說了一堆,最終疑問都積攢在了‘昏迷前發生了什么’上面。

正當柳晦觀無限愁思時,一道瘦小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。那是白芷。

白芷站在門外,低低的說道:“我想看看師兄和師尊……”

一句話,聲音低到聽不見,但卻讓制藥堂中的幾人停了嘴,同時看向了白芷。

“……”

一時無人說話,氣氛略顯凝滯。玉無虛從內閣中走出,打破了尷尬。

玉無虛對著白芷道:“你師尊師兄都在內閣里歇著呢,你找他們……”

誰料,玉無虛話沒說完,白芷就暈倒在地,這讓柳晦觀直接崩潰,生無可戀道:

“這師徒三個是怎么了?跟誰犯沖呢這是!”

玉無虛讓人把白芷抬到制藥堂另一側的內閣后,問道:“晦觀,你先別急,先去看看白芷的情況?!?/p>

這邊柳晦觀與玉無虛一進白芷在的內閣,剩下的醫師就嚼起了舌根。

“不知諸位對白芷有何看法?”

“這看法吧倒也沒什么……”

“你可拉倒吧,誰不知道她在藥嶺峰時你給她的臉色最多?”

“那你手底下那些弟子言語羞辱她的時候,你怎么連個屁都不帶放的?還好意思說我?!?/p>

“不過話說回來,這白芷的背景可不小啊?!?/p>

“哼,當代醫圣白闕鳩的閨女,背景能???”

“你就嫉妒吧,我看你就是自己醫術比不過白闕鳩,才把氣撒到了白芷身上?!?/p>

“你可別給我揣著明白裝糊涂?!?/p>

“嘖,難道你敢說這是雙面的吩咐?”

“呃……這個嘛……”

“你別給我磕巴了,現在還是想想怎么解決掉雪雅尊他們的問題吧?!?/p>

……

制藥堂內,醫師們烏泱泱的討論著,他們的話,又怎么可能逃得過修為高深的玉無虛與柳晦觀之耳。

只是聽到討論的兩人都是心照不宣的沉默著。

“……”柳晦觀為白芷診完脈后,道:“她……只是睡著了?!?/p>

聽到這話,玉無虛思索了片刻,忽的想到一種可能。

而夢境中,柳墨與拓跋余已經開始奔赴前線。路途中,柳墨顯得很是興奮——因此前從未見過冥界的風景。

一路上都算OK,唯一讓柳墨別扭的就是……身旁的龐然大物……

那是拓跋余。因為是成年版的,比柳墨高出了一頭,這讓柳墨很難受。

按理說,冥界十殿閻王沒人都應有自己的車架,礙著面子,也沒哪個殿下與別的閻王駕一輛車。

但……柳墨估計,五殿下與七殿下有著什么不清不楚的關系。這個想法起于他出行前與一奴仆的對話。

冥界不分晝夜,更沒有時間一說。在商量完計劃后,柳墨被拓跋余哄去休息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反正等柳墨清醒過來時他已經被拓跋余牽著走到了車架前。

看一眼七殿府大門兩側站的齊刷刷的奴仆,再看一眼車架周圍圍著的陰兵,柳墨在心里吐槽著:

“哇哦,真是酷似拐賣現場?!?/p>

柳墨盯著車架看了一會,在側面看到了一個‘七’字,明白這是拓跋余的車架。

沒看到其他車架的柳墨問拓跋余:“我的呢?”

拓跋余道:“什么?”

“……”柳墨果斷放棄了裝傻的拓跋余,抓住離自己最近的奴仆問道:“你可知這閻王駕車的規矩?!?/p>

那奴仆本就因柳墨突然抓住他受了驚,更因為柳墨問的話差點跪在地上。

奴仆結結巴巴的道:“奴,奴才……還望殿下,下,開恩??!”

聽著這奴仆宛如驢唇不對馬嘴的回答,柳墨心里蒙圈了,他腹誹道:

“這奴仆生前怕不是被嚇死的吧,我說什么了?至于怕成這樣嗎?”

猛然間,柳墨覺得空氣忽然變冷,但他卻以為是冥界陰氣重并沒在意,直到身后那個人陰森森的開口……

拓跋余近乎一字一頓,道:“他讓你說,你就說,明白嗎?!?/p>

聽著拓跋余的語氣,平日膽子挺大的柳墨都覺得生命受到了威脅。

暗暗的咽了口氣后,柳墨沖著自己身邊的奴仆投去了父親般關懷的目光。

那奴仆接受到了拓跋余的威脅與柳墨的關懷后,竟然不結巴了,順溜且快速的道:

“冥界十殿閻王都有自己獨立的車架,雖沒有明文規定不許幾個閻王乘坐同一車架,但各位殿下大多顧及情面不愿與其他殿下一同乘車?!?/p>

聽到如此流利的語句,柳墨不禁開口夸贊奴仆:“口才不錯?!?/p>

誰知,聽完柳墨夸贊的奴仆更是被嚇到魔性抖動。環視周圍一圈奴仆,柳墨后知后覺的認識到……

這些奴仆好像都很害怕他,尤其是不敢對話,更不愿接受夸贊。

柳墨前后聯想了下,側過臉看向右邊的拓跋余。一身暗紅色錦袍,嘴角繃緊,無形的有種壓迫感。

若是這樣的人生起氣來……確實夠恐怖的。

不過,這激起了柳墨的逆反心理。他不喜歡強權壓迫,換言之,他不喜歡恐懼。

無論是在二十一世紀,在《殺戮》書中,還是在這里,柳墨對待拓跋余都是一樣的心理——隨機應變,但絕不認輸。

在柳墨的觀念里,恐懼,就是輸。秉持這個觀念的柳墨又抓住身邊的一個奴仆,問道:

“即是如此,那本王的車架呢?”

這個奴仆倒是回的坦然,他道:“回殿下。自從七殿下在冥王那里要了您之后,您就一直與七殿下同行?!?/p>

“……”柳墨有些迷瞪,脫口問道:“要了誰?”

“……”那個奴仆瞟了一眼拓跋余,深吸一口氣后,道:“要了您?!?/p>

再次得到確認的柳墨頓覺頭痛不已,他忽然覺得這個‘要’意思絕對不單純。

見柳墨失了問話的欲望,拓跋余連忙扶著柳墨進了車架。

車架內部挺大,起碼柳墨與拓跋余并肩坐下中間還能有些縫隙。柳墨果斷的貼在了左側的車壁上,陷入了沉思。

見狀,拓跋余有些委屈的道:“師尊,方才為什么不問我?”

“……”柳墨默默的扭過頭,看向拓跋余,道:“問你你會說實話嗎?”

聽到這話,拓跋余眼神有些躲閃。顯然,如果柳墨問拓跋余那些話,拓跋余一定不會說實話。

柳墨道:“你到底有多少事沒告訴我?”

拓跋余道:“師尊,我知道的都告訴您了……”

柳墨道:“好,我換個問法。五殿下和七殿下什么關系?”

“……”拓跋余撇著嘴,道:“徒兒不知……”

柳墨揚了揚右手,作勢要打,道:“說實話?!?/p>

忽然間,柳墨感覺到車架停了下來,因在問著拓跋余,也就沒做理會。

怎料,拓跋余并沒有答話,而是順勢握住了柳墨的右手,將柳墨拽進自己的懷里。

“??!”

受到驚嚇的柳墨下意識的反抗,拓跋余在柳墨耳邊道:

“師尊,有人來了,別亂動?!?/p>

話語間,拓跋余的鼻息不斷打在柳墨的耳上,讓柳墨臉上一片躁紅,無言的抬起衣袖遮住臉龐。

一個青年的聲音響起:“七殿下,你這是要……”

拓跋余道:“去前線?!?/p>

青年又道:“冥王讓你去的?”

拓跋余道:“自己不會去打聽嗎?!?/p>

青年尷尬的笑了笑,道:“即是如此,那就請七殿下先行,哈哈……”

車架再次啟動,行出許久后拓跋余仍是抱著柳墨,察覺到不對勁的柳墨掙開了拓跋余的懷抱。

拓跋余問道:“師尊?可是我抱的不舒服?我以為師尊遲遲不起身是喜歡被我抱著?!?/p>

“……”柳墨生無可戀的看著拓跋余,內心狂吼:“我他么是在等你松手??!”

思索片刻,柳墨覺得必須手動跳過這個話題,于是問道:“方才是什么人?”

拓跋余道:“是八殿下,白闕鳩?!?/p>

白闕鳩……

好熟悉的名字……

拓跋余繼續道:“白芷的父親,當代醫圣?!?/p>

柳墨很是疑惑,道:“我記得白闕鳩是個凡人,怎的他也在這冥界,還是個八殿下?!?/p>

拓跋余嘆了口氣,道:

“師尊,冥界十殿是有不同的分職的。八殿主管救死扶傷,白闕鳩是凡人又如何,只要他是醫圣,并且是鬼魂就行了?!?/p>

聽到這里,柳墨隱約間想起了什么,但也就是一霎那得感覺,柳墨也就忽略了過去。

柳墨問道:“那你主管什么?”

拓跋余道:“主管殺伐?!?/p>

柳墨蹙眉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小說《坑作者系統》 第八章、醒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炒股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上海快3一定牛推荐 福彩3d图谜 期货配资流程步骤 246天天好彩118图库精选 美锦能源股票吧 五分赛车计划群 福彩3d最近500期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奖结果 贵州快3走势一定牛图势